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资讯网 > 国内新闻 >

国内新闻

追记已故民族医药专家杨竞生:一生执着科研 勇攀药学高峰

发布时间:2022-06-14 00:32
题:追记已故民族医药专家杨竞生:一生执着科研 勇攀药学高峰  作者 罗婕  13日,2022年第一期“云岭楷模”发布会在云南昆明召开。会上,追授为民族药物采集研究工作付出生命...

  昆明6月13日电 题:追记已故民族医药专家杨竞生:一生执着科研 勇攀药学高峰

  作者 罗婕

  13日,2022年第一期“云岭楷模”发布会在云南昆明召开。会上,追授为民族药物采集研究工作付出生命的云南药检事业奠基人、著名民族医药专家、药学科学家杨竞生“云岭楷模”称号。

  近日,记者探访杨竞生在云南昆明曾经生活、工作的地方,追记这位穷尽一生只为探寻药用植物的已故民族医药专家。

图为杨竞生(右)制作标本。 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检验研究院供图

  杨竞生1921年出生于广东省,是云南省药品检验所(后更名为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检验研究院,以下简称“云南省药检院”)创建者之一,被誉为中国中草药、民族药和藏药界有名的“活药典”、药用植物的“取经人”、藏医药资源的“朝圣者”。

  走进杨竞生的家中,空间不大的房间中简朴而整洁有序。他的大女儿杨婉明告诉记者,家中陈设已与当年大不相同,从前客厅靠着两堵墙打了书架,从上到下堆满了书。杨竞生的房间里,除了柜子以外,四周全是书。

  “父亲只要不出差,就是坐在书桌前埋头写字,后来他照看孩子,一只手抱着外孙另一只手看书写字。他就像个‘书呆子’,书就是他的嗜好。”杨婉明说。

图为“竞生乌头”标本。 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检验研究院供图

  杨竞生于1950年来到云南工作,后进入药监系统。往后的50年间,他风雨无阻地在云南各地进行采集考察活动。50多斤的药材标本采集工具,1件自己改制的塑料雨衣,1个指南针,这些装备陪伴杨竞生踏遍了云南几乎所有高山和西藏、甘肃、青海、四川等地的雪山高原。

  云南省药检院院长范兵回忆,杨竞生一生爱药成痴,为药用植物的采集、鉴定和考证倾尽心血。“几乎每年的3至9月他都在野外进行采集考察,为了尽可能采到新的植物标本,专门往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钻。”范兵表示,当时云南省药品检验所90%的标本都是杨竞生亲手采集,西藏自治区药品检验所里有一半以上的标本也为他所采。

  在交通欠发达的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杨竞生常常独自背着行囊进山,在一次次野外考察中九死一生。1979年,他前往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进行野外考察,途中不慎失足,从流石滩上滚了下去,治疗数月后戴上钢背心支撑了三四年才勉强复原,落下终身驼背。

图为杨竞生(右)在雪山上。 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检验研究院供图

  云南省药检院主任药师明全忠那时刚到药检所工作,他作为助手跟随刚重伤恢复的杨竞生到怒江、德宏、临沧、大理等地进行多种民族药的调查。他回忆,“我们在怒江遇到塌方,公交车停运,我随杨老师一天徒步行走30公里,还背着录音机、标本夹和几本高等植物图鉴。杨老师当时身穿钢背心,可想而知他要忍受多大的痛苦。”

  在传统药界,杨竞生对于中药、民族药都有重大贡献。杨竞生熟知云南几乎所有的传统药,对云南26个民族进行实地考察,了解民族医生的用药经验,采集标本,发现了“竞生乌头”“竞生翠雀花”“杨氏紫薇”等多个新种。

  退休后,不顾身体病痛、年事已高,杨竞生仍多次只身前往野外进行采集。2002年,81岁高龄的杨竞生最后一次进藏考察,在收集藏药资料的途中意外失踪,和他一同失踪的还有当时《中国藏药植物资源考订》三分之一的原稿和大量藏药植物彩照。

  2021年6月,杨竞生百年诞生之际,他的遗骸在海拔约4600米的香格里拉大雪山垭口被发现,并确认于19年前殉职于药物采集现场。

  杨竞生的一生中主编、参修了《中国民族药志》《新华本草》《迪庆藏药》《六省区藏药标准》《中国藏药》等数十种在药学界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著作文献,为民族医药的资源保护研究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参考依据。他编著的《迪庆藏药》为藏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藏成药审评、藏药材的标准制定都以此为依据。在生前好友、学生及家人的帮助下,他的遗作《中国藏药植物资源考订》出版,全书约200万字,收载植物3100多种,是迄今为止最为全面、权威的藏药植物资源考订专著。

  2020年,杨竞生通过中国药学会遴选、向中国科协推荐,入选30名“中国近现代药学科学家”,是云南省唯一入选的药学领域专家。

  13日发布会现场,杨竞生的学生——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许建初表示,“山高人为峰,杨老一生都在攀登高峰,他就是我们心中的一座高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