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资讯网 > 国内新闻 >

国内新闻

奔跑在街头的“骑手妈妈”

发布时间:2022-06-15 12:02
”下午3点,武汉街道口外卖站,刚刚跑完午高峰的32岁女骑手张雨晴打开餐盒,鲜香的莴笋炒肉让她食欲满满。”上午11点,骑手沈海燕驾驶电瓶车高兴地离开武汉市郁馨花园小区,送这...

  记者王自宸

  “为了孩子,坚持下去”

  除去每月700元的房租、500元花销及孩子2000元的生活费,剩下的钱全都拿去还债,去年还了7万元,今年要还10万元,计划4年内把债务全部还清

  “今天是同伴做的饭,要是自己做,肯定是包菜、土豆,很少有荤腥。”下午3点,武汉街道口外卖站,刚刚跑完午高峰的32岁女骑手张雨晴打开餐盒,鲜香的莴笋炒肉让她食欲满满。自早上7点左右吃过早饭,她已近8小时粒米未进了,而这也是她一天仅有的一顿饭。

  张雨晴这样做,是为了尽可能节约每一分钱。

  前几年,张雨晴和丈夫在新疆做生意,因种种原因,生意失败欠下近60万元的债务,夫妻俩也因感情破裂而分居。2021年初,她把两个孩子送回湖北洪湖老家,自己只身来到武汉找工作。看来看去,张雨晴决定当一名骑手,她给自己定下每月跑1300单、挣七八千元的目标。

  一个月1300单,相当于一天要跑40多单,这对新骑手而言谈何容易。入职第二天,张雨晴接到一份订单要求把外卖送至某广场出口,但客户实际上在该出口不远处的某酒店。由于环境不熟,她因为找不到酒店引来客户大发脾气,她委屈地坐在广场上大哭,幸好有好心人帮助,她才成功将外卖送达酒店。

  “我其实是‘路痴’,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刚当骑手那段时间,因时刻要用手机导航,手机耗电极快,张雨晴每天出门都要备3个充电宝。她花了近一周时间熟悉站点周围的环境,又花了近半个月时间才摸清一些送餐捷径。

  道路不熟就多跑一跑、单量不够就再等一等。入职首月,张雨晴硬是跑了1197单、挣了6900多元钱。入职至今,她最高一个月跑了1500多单、挣了12000多元钱。

  挣再多的钱,张雨晴也不敢乱花。“凉鞋七块八一双、裤子九块九一条,全身最贵的就是这件工作服,花了四十五块钱。”她说,除去每月700元的房租、500元花销及孩子2000元的生活费,剩下的钱全都拿去还债,去年还了7万元,今年要还10万元,计划4年内把债务全部还清。

  长期在外奔波,难免磕磕碰碰,但为了多跑单多挣钱,张雨晴身体受伤也不会多休息。就在今年4月25日,她被人撞伤右腿膝盖,医生诊断可能存在骨裂,嘱咐她休息5天后进行复查,但她休息3天后便忍着疼痛继续出门跑单。

  “为了孩子,我一定会坚持下去。”张雨晴说,每天最惬意的时刻便是晚上跟孩子们视频讲故事,每每看到孩子们认真听故事的样子,她都感到格外幸福。“父母分开已经给孩子们带来了伤害,作为母亲,只要能多挣点钱,再苦再累也要给孩子们尽可能好的生活。”

  “凭双手挣钱不丢人”

  当骑手虽辛苦,沈海燕却觉得自己因此不再与社会脱节,也找到了久违的存在感和获得感

  “今天运气好,这位顾客下了5单,我跑一趟挣了五趟的钱。”上午11点,骑手沈海燕驾驶电瓶车高兴地离开武汉市郁馨花园小区,送这趟外卖,她挣了20多元钱。

  今年44岁的沈海燕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儿子今年25岁,女儿10岁。2021年7月当骑手前,她每天过着家里、学校、菜市场三点一线的家庭主妇生活,除了做饭、洗衣,就是接送孩子。一家收入全靠开长途汽车的丈夫。

  这两年,客运市场行情不好,丈夫的收入从过去每月2万多元骤降至数千元,还完3600元房贷和2400元车贷后所剩无几。而女儿上学、儿子结婚、自己购买保险,样样都要花钱,沈海燕决定找点事做。经人介绍,她来到武汉武泰闸外卖站,成为一名女骑手。

  “送餐看着简单,其实很辛苦的。”沈海燕说,夏日酷暑,跑一阵就满身大汗;冬季严寒,骑车一会儿就手脚麻木。

  沈海燕说,记得刚入职时正好遇到连日暴雨,由于经验不足,手机未装进防水袋中导致进水失灵,因而无法联系客户,她只能拿着外卖在小区里边走边问,在雨中足足淋了半个多小时才把外卖送到客户手中。

  当骑手虽辛苦,沈海燕却说,自己因此不再与社会脱节,也找到了久违的存在感和获得感。

  沈海燕给记者罗列了她每天的作息安排:早上7点起床送女儿上学,9点左右到站点开会并吃早餐,10点起到下午2点在外跑单,午高峰后买菜回家给全家人做晚饭,下午4点再重新上线跑单至晚上8点,然后回家休息。她说,这样安排,既能兼顾家庭,每月还有五六千元的收入。

  沈海燕告诉记者,尽管她对骑手工作很满意,但刚入职时心里还有一些疙瘩。有一回,沈海燕穿着工作服送女儿上学,引来众多目光。女儿觉得有些尴尬,便问她为什么非要穿工作服送她上学,她当时有些语塞,过了一会儿又很认真地告诉女儿,“劳动不分贵贱,我不偷不抢,凭双手挣钱不丢人啊。”

  沈海燕说,自那以后,她逐渐释怀了,女儿也对骑手职业有了新的认识,开始主动向同学和老师介绍自己的妈妈。

  “跌倒还能站起来”

  前几年开公司亏了,卖房卖车还款后还欠几十万的张霞觉得,骑手工作给了她挣钱还债的机会,也让她有了新的目标

  “下面我们开始检查仪容仪表。”上午9点,武汉武泰闸外卖站,43岁的站长张霞正召集骑手开早会,测体温、查健康码、宣贯送单纪律和交通安全注意事项,一切按部就班、循序进行。

  张霞是2020年10月入职美团外卖的。之前,她在超市打工,每天5点起床,一周休息一天,月薪2600元,因收入微薄且难以应付搬运百来斤货物的任务,不得已而离职。

  “以前也风光过,前几年开公司亏了,卖房卖车还款后还欠几十万。”张霞说,离开超市后,家庭开支陡然紧张。了解到当骑手收入高,张霞便试着在网上投简历,没想到不久就被通知到岗。

  因个性开朗随和,张霞与同事们迅速打成一片,在大家帮助下很快上路,没几天,张霞的日送单量就达到二三十单,每天收入最高超过200元。这样的薪水让她干劲十足。

  然而,当好一名骑手并不简单,除了熟悉道路、驾技娴熟外,更要能走善跑。由于张霞入职站点周边多是老旧小区,每单几乎都要爬楼,半个月下来,她的膝盖“罢了工”,膝部积液肿胀无法行走,必须回家休养。

  在家休养1个多月后,张霞再次回到站点继续跑单,经站点综合考量决定安排她少量送单,重点负责团队管理。“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管,从来没有管过人。”张霞说,团队管理这项工作对她而言极具挑战。

  压力之下,她一边努力学习积极请教,一边耐心与骑手沟通交流,“多为骑手着想,成为他们的贴心老大姐。”张霞说。

  张霞的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入职一年后她被提为站点副站长,今年3月,又被提为站长。

  “骑手这份工作给了我挣钱还债的机会,也让我的人生有了新的目标。”张霞说,如今最大的困难就是时间大部分都花在了工作上,少了陪伴孩子的时间。她说再熬上几年,让生活步入正轨,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