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资讯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新闻

赣商传奇张华荣:从负债累累想出逃到成为“中国女鞋教父”

发布时间:2022-04-24 18:08
在鞋业界赫赫有名的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是鞋业界最有成就的一位江西商人。他的华坚集团旗下拥有10家分公司,总人数2万余人,是中国最大的女鞋生产企业。你可能没听说过华坚...

在鞋业界赫赫有名的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是鞋业界最有成就的一位江西商人。他的华坚集团旗下拥有10家分公司,总人数2万余人,是中国最大的女鞋生产企业。

你可能没听说过华坚集团,但在业内,华坚却被誉为制鞋业的富士康,贴牌客户几乎囊括全球所有知名女鞋品牌。COACH,GUCCI,UGG的代工厂全都是它。在美国每10个女人脚上穿的鞋,有一双就来自华坚,就连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都放心地把自己的品牌交给他。

素有“中国女鞋教父”之称的张华荣,创业历程却是三起三落,甚至落魄到想要出逃俄罗斯,但家庭的责任感让他坚持了下来,最终挽回局面。他是如何一次次挺过难关的?

“只要不种田,我什么都干”

1958年,张华荣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县麻丘镇厚溪村一个穷苦人家。张华荣的父亲做木工,母亲做裁缝。1958年正处于“大跃进”时期,全国连续三年粮食紧张,张华荣是吃“米汤”长大的。1965年张华荣开始上学,正遇上“文化大革命”,初中读了没几天就因家贫辍了学。“过去的发展条件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讲,是不公平的。”张华荣认为。

张华荣20岁时当了兵,他想通过当兵摆脱种田的命运,但没有机会,23岁时复员回到家乡。当兵前后,他做过木工、补锅匠、油漆匠,还做过各种小生意。“只要不种田,我什么都干。那时没想过要发财,只要不在农村,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1983年,张华荣贩卖菜籽,赚了几百元。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字。1984年,张华荣到浙江去贩鞋子,拿到江西卖,攒下了第一桶金。“这样贩卖太麻烦,不如自己做。我觉得浙江的鞋子比我们家乡更先进,就跟他们搞好关系,做了学徒。1984年下半年,我回到家乡,和家里人一起凑了4000元钱自己开厂,买了3台缝纫机,请了8个人,一天做十几二十双‘北京布鞋’。”

张华荣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第一个厂叫“南昌县麻丘厚溪青春鞋帽厂”。当时整个江西省只有国营和集体的鞋厂,他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民营鞋厂。“那时有一股精神支持着我,一是要独立,不要给别人管;二是不要种田,要赚钱养家糊口。”

“青春鞋帽厂”几经搬迁和更名,改为“南昌华荣鞋厂”,到1991年,“南昌华荣鞋厂”已完成原始积累,有员工200多人,资本超过100万。这时,一个诱人的“机遇”摆在了张华荣面前。

被骗出来的“华坚”

1992年,一个姓叶的台湾人找到了张华荣,他在香港注册了一家“香港光荣公司”,要与张华荣合作。10月,张华荣和他的“华荣鞋厂”正式与“香港光荣公司”合资。他的名字里有个“华”,台湾人名字里有个“坚”,这就是“江西华坚有限公司”名称的由来。

“台湾人骗了我们。他骗我们买了很多机器,搞了很大的厂房,但他们没有下一分钱,也没有给一份订单。实际上还是我一个人在做。”张华荣笑言,没有想到这个被骗出来的“华坚”,今天还挺有名气的。

当时工厂扩大到员工560人,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没有订单,苦撑到1994年,张华荣已经亏得一塌糊涂。这时他不得不走回老路,重新做外销,通过江西轻工业公司接外贸订单。险些“完蛋”的他也特别珍惜机会,每一单的质量、价格、交货时间都严格把关,从不输给浙江人。从1994年到1996年,他又赚回了很多钱。

好景不长,欧共体举起了反倾销大棒。华坚很快笼罩在阴影之下,欧洲订单全部取消。张华荣觉得江西已经干不下去了。

1996年5月,他独自一人带着几十万,来到广东东莞。那时东莞鞋业已经很成气候,是台湾人和香港人的天下,张华荣是第一批进入鞋业的大陆商人,他觉得自己找对了地方。他先在东莞设立了办事处,开发打样,接订单。10月,东莞厚街镇白濠工业区倒闭了一家台资鞋厂,张华荣出价100万,把工厂连同机器一起盘了下来,挂牌成立东莞华坚鞋业有限公司。“实际上付不起这么多钱,就只好给他欠账、担保。1998年我卖掉了江西的厂,全部搬了过来。”

负债累累曾想出逃

初到东莞的热情很快被磨灭,张华荣跌入了事业的最低谷。在江西做的是布鞋,而在东莞要做女鞋,且用上了现代化的机器。华坚没有管理人才,也没有稳定的订单,全靠张华荣自己琢磨,很快负债累累。

1997年年底,张华荣觉得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他想到逃跑,想花点钱逃到俄罗斯去。他打了个电话给家里人商量,母亲吓得睡不着觉,大哥把他骂了一顿。他这才明白,逃跑会连累家里人。他打定主意,倒台了就去坐牢,或跳楼自杀,一了百了。

张华荣坚持着,虽然每天都有被拉去坐牢的可能,但事情并没有发生,机遇降临在他的身上。那时台湾人做鞋过于强大,国外采购商想要压价,要牵制台商,他们需要培植一个大陆老板。世界著名的鞋业贸易商派诺蒙看中了张华荣,第一张订单就给了他30多万双。

“派诺蒙给的价格很低,台湾人不愿做。派诺蒙的支持在经济上没有解决问题,但在形象上解决了。我们充分地把贸易公司对我们的信赖转化为一种资源,一听说派诺蒙给我们订单,所有的供应商都支持我们,拖半年给钱他们都无所谓,因为觉得我们有未来。”张华荣认为,是派诺蒙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他。

到1999年,华坚已崛起为台商的眼中钉。台商认为华坚的价格太低,把行情搞坏了。当年东莞的台商开会,大家得出一个结论:“一定要想办法让华坚垮掉!不垮掉会给大家带来伤害。”这成为东莞鞋业界尽人皆知的故事。

成为引领行业的“教父”

经历了三起三落,张华荣的事业终于步入平稳发展期。2002年1月,张华荣已敏感地意识到在东莞生产成本正在抬高,他回到江西,投巨资兴建了赣州华坚国际鞋城,作为华坚集团的生产基地。华坚成了东莞鞋业中自觉进行“产业转移”的先锋,成为中国鞋业界少有的一个成功范本。江西的劳动力成本很低,张华荣将量大的低价鞋转移到江西做,量小的高档鞋就在东莞加工。

从1999年起,华坚不断扩张,至今拥有10家分厂,员工2万余人,企业内部已拥有完整的产业链,成为中国最大的女鞋制造企业。张华荣并没有就此满足,他写下了“为社会而生存,为行业而努力”作为华坚的座右铭。

他认为鞋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代表,社会对它并不理解。他认为鞋业未来的趋势应该是在东莞接单、研发、销售,在内地加工生产。“我呼吁政府不要有产业的歧视,只有产业的提升。”

张华荣大胆地做起了自主品牌,创立COLCO、阿兰德隆、成龙等品牌。接着,张华荣又决定斥巨资,在厚街建设一个超大规模的世界鞋业(亚洲)总部基地。他将基地定位为研发、贸易、品牌孵化、物流的亚洲总部,成为制鞋企业的订单中心。他引入很多新材料、新产品、新市场应用的专家,免费为入驻的企业提供服务,带动行业转型。

“他们说我是‘教父’,‘教父’是一种责任。我是自己一个人创业出来的,没有任何条件。我很愿意带着大家一起创业。”张华荣说,自己的生活从来都是很辛苦,但又很开心。

打造非洲制造中心

2011年8月,时任埃塞俄比亚总理的梅莱斯在前往深圳参加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开幕式。他此行更为重要的目的,是想把中国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带回去,利用生产要素的低价优势,发展轻工业,解决国内高达47%的失业率问题。

在林毅夫的建议下,梅莱斯前往东莞考察为发达经济体代工生产鞋类商品的华坚集团,并邀请华坚集团赴埃塞俄比亚进行商务考察。

不到一个月,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就率队前往埃塞俄比亚考察基本的投资、税务、关务以及物流政策。之后,他萌生了到埃塞俄比亚投资的念头。

张华荣认为,埃塞俄比亚劳动力成本低廉,皮革资源丰富,享有全球优惠的进出口零关税政策,而且当地政府对于出口创汇、安置就业的外资企业高度重视。更重要的是,非盟总部就在埃塞俄比亚,社会相对稳定。

在中国“走出去”政策的指导下,张华荣最终在2011年10月决定投资:先把制鞋设备运往埃塞俄比亚,安排中方人员赴埃塞俄比亚工作,并招聘埃塞俄比亚员工到东莞接受培训。2012年1月5日华坚集团设立在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区的新厂正式投产。

张华荣表示,只要把华坚集团的产能优势和埃塞的生产要素成本优势结合起来,在埃塞一定能大有作为。

华坚国际鞋城投产三个月后,就使得当地皮革产品出口增长了57%,创造了埃塞的“华坚速度”,也创造了非洲最穷的国家,生产出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最主流的女鞋的神话,成为埃塞最大的出口企业。仅2014年就创造利润1500万元人民币。到2015年4月份为止,埃塞华坚国际鞋城共向欧美出口了384万双成品鞋,为埃塞创造最紧缺的外汇4449万美元。

据了解,目前华坚在埃塞俄比亚有当地员工4200人、6条生产线及鞋材厂,年出口女鞋达240万双,平均利润率为10%,2015年创造了1500万元的利润。为了进一步把产业做大,华坚集团总投资32亿美元,在亚的斯亚贝巴建设国际轻工业城,打造广东与非洲产业合作高端平台,推动更多粤企走向非洲、投资非洲。占地总面积达137公顷,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产城一体的“华坚国际轻工业园”于2020年建设完成,每年可创汇20亿美元,同时带动国内制鞋业到园区集群发展。

张华荣的商战格言

大家都不支持你的时候,你有能力都会垮掉。当大家都支持你的时候,你没能力都会变成有能力。

我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身体也很好。我很单纯地做一件事情,就是不断地做鞋。

做企业主要做好四件事,第一要做有效益的事,第二要做有意义的事,第三要做长远的事,第四要做有价值的事。

作为一名实业家,过去二十年间,我主要做好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1996年到东莞创业,直到2006年,十年之间解决了1.6万多人就业,而且在东莞打造了世界鞋业总部基地,响应国家改革开放和南下发展的政策;

华瑞世界鞋业总部基地

第二件事就是2002年产业梯度转移到江西赣州,解决了1.7万人就业,建立了赣州华坚国际鞋城;

赣州华坚国际鞋城

第三件事情是投资非洲,响应了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也把中国的工业文明和优势产业带到了非洲。我相信,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将会解决3万-5万当地人的就业,与非洲朋友实现共同创造、共同分享。(江西人在北京)

(编辑 颜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