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资讯网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一代洪商》的背景故事:洪江与镇江

发布时间:2022-05-02 22:31
廖开顺在电视剧《一代洪商》中,滔滔沅江穿越洪江山城,仿制的民国洪江油船,满载桶装的桐油,从宽阔的江面上升帆启航。当年运输桐油的大木船,沈从文描写它“富丽堂皇,气象...

廖开顺

在电视剧《一代洪商》中,滔滔沅江穿越洪江山城,仿制的民国洪江油船,满载桶装的桐油,从宽阔的江面上升帆启航。当年运输桐油的大木船,沈从文描写它“富丽堂皇,气象不凡,可称为巨无霸”。洪江桐油主要运往镇江销售,洪江与镇江结下了七十多年的桐油商缘,这是《一代洪商》剧情的背景之一。

镇江坐落在长江下游南岸,港口通江达海,也是长江与京杭大运河唯一的交汇枢纽,“十”字水路贯通东西南北,各地物资在镇江中转。清代咸丰十一年(1861年)镇江开埠,成为长江下游第一个通商口岸。近代(1840—1949年)的长江中下游,有汉口、镇江、上海三大桐油市场,唯有镇江专营洪油。

洪江地处湘西沅江上游,邻近黔桂川。从清代到民国,洪江是湘黔毗邻地区最大的桐油产销集散地,桐油业是洪商的支柱产业。在洪江及方圆几百里内,洪商广设油籽收购点、榨油坊、仓库和分支机构,产运销一条龙。成品桐油归集洪江以后,主打产品洪油运往镇江,在洪江集散的白桐油,则运往上海外销。

桐油分为白桐油和红桐油。白桐油属于生桐油,适合做工业原料,销往美欧。红桐油为熟桐油,以洪油和秀油品质最佳。早在清代嘉庆年间(1796—1820 年),洪商就发明了洪油。洪油清澈透明而质地浓厚,终年为流动的液体,遇严寒不凝冻。炼制洪油煮沸时,散发独特的芳香。也有未经煮沸的生洪油。红桐油还有黑桐油和光油两个小类,用作油漆原料,产销量不大。

《一代洪商》再现了榨制洪油的大作坊。巨大的榨锤悬在半空,油工们齐力拉动时,手臂肌肉暴涨、吼声如雷,启、承、抛、拉之后,猛回身撞击油槽木楔,在整木开凿的大油槽中,一泓泓原油被挤压出来。《一代洪商》再现了旧时手工业的艰苦劳作,也反映了洪商的实业救国理念和爱国情怀。洪油业堪称民族工商业一枝奇葩,两次鸦片战争以后,列强洋行遍布中国口岸,却未能染指洪油。中国未向国外输出一滴洪油,保障了中国市场的供应。

桐油本是中国独产,春秋战国时期就用于漆膜制作。随着西方工业化,特别是1914年欧战以后的军工需求,被上升为世界战略物资。19世纪末,美澳日等国引进中国树种,开始自产桐油,但仍然供不应求。从清同治五年(1869年)到二战期间,美国一直是中国桐油最大进口国。1939年2月,美国在继续与日本保持贸易关系的同时,与中国签订了《桐油借款合约》,向中国提供2500万美元的借款,中国以桐油抵押还贷,还贷桐油在全国统筹。

镇江的桐油贸易,始于清代道光年间(1821—1850年)。镇江开埠后的1864年,太平天国败亡,长江水路恢复畅通,洪油得以大规模输出,源源不断运往镇江,至1937年之前从不间断。洪油从镇江沿着大运河,向北进入苏北、皖北、山东、河南等地,向南到苏南、浙北等地。少量洪油在汉口仓储,供应上海的洪油,也要先在镇江交易,到汉口提货,用江轮直接运往上海。

也有不少年头,因自然灾害造成桐油减产,或因兵匪战乱,运输阻隔,镇江洪油供不应求。为了保障供应,镇江吉盈丰等油号,直接在镇江加工本牌洪油,质量不逊于洪江产品。洪油与秀油,既是洪江和秀山创造的品牌,又是中国红桐油的两大品种,不限于当地生产,如洪江也生产秀油。

镇江与洪江,因桐油商缘而几乎融为一地。镇江本地的桐油商帮,以吉盈丰为代表。吉盈丰在镇江历史最久,财力最雄厚,声誉最好。吉盈丰创始于清代同治元年(1862年),洪江最早的张吉昌油号创始于同治二年,他们相隔千山万水,却不约而同地感应到同样的商机,创办油号扩大已有的产销。镇江的外地油号是江西帮,1909—1917年,有刘庆丰、万泰和、高义顺等。他们先后来自江西或洪江,来自洪江的,其实已是洪商,洪商的前身主要是江西客商。

洪江油号有派驻镇江的机构,大部分镇江油号也在洪江设立分号。其中,吉盈丰于1887年开始在洪江设钱庄和油厂,其股东投入大量的资金。吉盈丰名下的巽记机构,在洪江炼制洪油,最高年产量达到一万六千桶。吉盈丰的昌记分号,则长期从汉口调运北货到洪江销售,并在洪江加工生洪油。

久而久之,从镇江到洪江的客商逐渐转变为洪商。洪商的前身,本是来自十八省二十四州府的客商,从明清至民国,洪商历经了三百多年的形成和发展,在洪江定居的一代代客商和他们的商人后裔,便成为洪商。

洪商属于湘商,也可代表湘商的历史和商道。从洪油业可见洪商的商道:创造了洪油品牌,实行总部经济模式,建立产运销网络,产品大宗转口销售,融合发展钱庄业等。更在经营中恪守诚信,所有的洪油,出厂质量标准统一,包装重量统一,为了保障顾客利益,甚至想方设法减轻油桶自重,不亏欠客户一两一钱的净油。洪江和镇江,也因桐油业带动了相关行业的兴起和发展,如包装业、造船业、运输业、仓储业、钱庄等,与其他商贸行业一起,促进了两座城市在近代的繁荣。

洪江与镇江的桐油业,都衰落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期。1937年镇江沦陷,商人纷纷逃离。国民政府实行桐油统购统销和禁运政策,一心想发国难财的官吏得到了敲诈商人的机会。著名的洪商八大油号案,就始于1939年驻镇江洪商向总部发出的一封业务信件。虽然最终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结案,但涉事油商历经近一年的人身折磨和巨大的钱财耗费,洪江桐油业从此一蹶不振。

1937年以后,镇江与洪江再无桐油贸易。但是,洪江与镇江的木材贸易却更早更久。洪江是湘黔边最大的木材集散地,多数木材运往镇江转口。从镇江的鲇鱼套港到王家港,长达十余里,江阔水深,是集散木材的天然港湾,与洪江一样木排连江,木商多如过江之鲫。其中的南帮木商主要是洪江木商。洪江与镇江的木材贸易,从清代一直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水运结束之时。

作者简介:

廖开顺,湖南洪江人,三明学院文化传播学院教授、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西南少数民族文化和汉族客家文化,兼文学评论。出版《中日战争实录》《侗族文化论纲》《石壁客家述论》《文学的记忆》等著作。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河洛文化研究会理事、福建省作家协会第六届全委、福建华侨历史学会第六届理事,湖南省侗学研究会学术顾问。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