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资讯网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台型男主厨说美食背后故事 忆当年裸体DJ经历

发布时间:2022-05-13 14:25
粉丝和人生的经历一样,刚开始,白白的没有味道  后来吸收各种汤汁,虽然难看了,却有了难以忘怀的味道  白色的厨师帽、大大的黑框眼镜、粉红色的衬衫和围裙,这就是台湾...

  粉丝和人生的经历一样,刚开始,白白的没有味道

  后来吸收各种汤汁,虽然难看了,却有了难以忘怀的味道

  白色的厨师帽、大大的黑框眼镜、粉红色的衬衫和围裙,这就是台湾综艺节目主持人蒋伟文在美食节目《吃饭皇帝大》中的形象,而大陆观众熟悉的,还是他刚出道时那段轰轰烈烈的裸体主持风波,经过《康熙来了》和小S的渲染,他俨然成了人尽皆知的“亚洲鸟王”。

  曾经年少轻狂的电台DJ,如今在年近不惑之时,为何转型爱上美食?本期“对话台湾名嘴”栏目,我们将走进蒋伟文的美食世界。

  蒋伟文

  主持:台视《十野游龙》、东森《幸福好家在》、中视 《MIT台湾志》、TVB欢乐台《吃饭皇帝大》等十几个电视节目;并担任亚洲电台、寰宇电台等电台主持

  戏剧电影:《剪刀、石头、布》、《爱就宅一起》、《报告班长》等

  著作:《阳光、沙滩、塞班岛》、《美味、好味、幸福味》

  唱片:《早餐要吃》

  谈型男主持美食节目

  我不只靠脸蛋,真的会做菜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蒋先生好,看到你的简历,不管主持还是拍戏、出书,都与美食有关,你是如何与美食结缘的呢?

  蒋伟文(以下简称“蒋”):与美食结缘,主要是老婆的关系。5年前的情人节,她送给我一本马来西亚的食谱,让我做菜给她吃,当时我的厨房连把像样的菜刀也没有,做了菜之后,老婆说很难吃,我大受打击,于是下决心好好研究。

  记:现在有不少型男在主持美食节目,可是感觉他们并不会做菜,只是靠脸蛋吸引婆婆妈妈们,当时你加入《吃饭皇帝大》也是因为外形吗?

  蒋:3年前我开始主持美食节目,脸蛋帅是真的,但我的厨艺也不错,我很喜欢钻研,一道菜可能做十几次才能做好,这跟大部分型男主持人是不一样的。

  记:那我就要考考你了,你的拿手好菜是什么呢?

  蒋:宫保鸡丁!它是很简单的一道菜,辣辣的酸酸的,味道很迷人,可是酱汁很难调。刚开始,一天做了好几次也没有成功,我索性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6点多就去菜市场买食材,总算做了一次成功的,赶紧叫老婆起来吃。

  说美食背后的故事

  有些菜,是打开记忆的钥匙

  记:你是在美国长大的,喜欢的口味还是传统的中餐吗?

  蒋:是的,我喜欢粤菜、川菜、湘菜。我母亲是台湾人,父亲是上海人,台湾菜偏甜,我妈妈嫁过来后就去学做外省菜。我爸爸是空服员,长时间不在家,每次回家,妈妈都会做“狮子头”,在厨房哼着歌炸肉丸,而爸爸回来也会给我带玩具,“狮子头”的味道,就是那种快乐的味道。

  记:在你的新书《美味、好味、幸福味》中,好像都是简单的料理,但是这些料理背后好像都有一些小故事吧?

  蒋:是的,有些菜它是打开记忆的钥匙。比如说,有一道我很喜欢的鲜虾粉丝煲。我十八九岁的时候,在美国读大学,那时大家出去玩会到海鲜酒楼点这道菜,吃煲类的食物就是很热闹,大家可以围着一起吃。也像这道菜,粉丝本来白白净净,没有味道,用XO酱加蒜爆香后,加上蚝油,汤汁很浓郁。

  记:所以你吃到鲜虾粉丝煲,就能想起大学时跟朋友聚会的情景?

  蒋:是的,现在我们同学聚会,也还会点这道菜。大学的同学,有的在做牧师,有的离婚了,有的已经有3个孩子,还有的秃顶了。但是,我们年轻的岁月都在这道菜里头,粉丝和人生的经历一样,刚开始是没有阅历,没有人生经验,白白的没有味道,后来吸收了各种汤汁,虽然难看了,却有了令人难以忘怀的味道。

  忆当年裸体DJ经历

  全裸主持,有趣的一段经历

  记:提到记忆,有一件不得不谈的事,就是当年你裸体主持的经历。

  蒋: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刚大学毕业回台湾,做一个电台节目,当时有一本同性恋杂志,听了我的节目,觉得我的作风挺大胆的,邀请我做杂志封面,我答应了,还主动说可以做全裸的DJ主持节目。

  记:这算是年少轻狂时的一种对传统的挑战吗?

  蒋:现在觉得全裸主持就是有趣的一段经历,当时警察也来关切,不能触法,关键部位还是有贴胶带啦。那时候26岁,很年轻,回台湾不到两年,只是想告诉观众,除了看热闹外,身体是很美的东西,只要不伤害别人就行。

  记:你主持节目也很久了,感觉你一直都挺有个性的。

  蒋:其实我是很随和的人,不过我喜欢尝试新的主持方式。当时主持《台湾志》,每次介绍完一个地方,我都会画图,然后把图当成结尾,我画过大霸尖山、大雪山、黑森林,画过蟒蛇、黑熊和鸟类,在当年也是挺轰动的。

  聊人生与兴趣

  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爱的人

  记:据说你也把主持节目的创造力发挥到了自己的婚礼上?

  蒋:是的,我的婚礼走的是 “科幻风”,因为我喜欢《星球大战》,老婆喜欢爵士乐,就把两个结合在一起。让艾力克斯还有一群喜欢《星球大战》的朋友进行角色扮演,挺好玩的,很多人原本是正襟危坐,但当“外星人”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童心未泯,像小男孩那样哈哈大笑。

  记:结婚只有半年的时间,但是感觉你过得很幸福,美食是不是也帮了大忙?

  蒋:做菜是调剂婚姻的一种方式。老婆帮你,你会觉得很甜蜜,饭的香味会很温馨。很多人都说我老婆能吃蒋伟文做的菜,是幸福的。其实不然,我的厨艺之前也不太好,老婆经常要吃的是很难吃的菜,直到现在才算苦尽甘来。

  记:你的老婆是调酒师,也是跟美食有关的,看来,你不仅找到另一半,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蒋:是的,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心爱的人,两个人可以找到共同的兴趣。我也是高龄结婚的人,也是寻寻觅觅才找到对的人。希望大家寻找爱情时,不要气馁,会有一个你爱的人就在某个角落。(杨思萍 肖美虹)(《海峡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