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资讯网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福建一退休局长与友人儿媳通奸 曾下跪求原谅

发布时间:2022-05-13 14:37
“福建泉州审计局退休副局长与友人儿媳通奸”引广泛关注,举报人昨在海口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日 前,一篇题为《审计局长霸占友儿媳——通奸被抓下跪求饶》的网帖,在国内...

  “福建泉州审计局退休副局长与友人儿媳通奸”引广泛关注,举报人昨在海口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日 前,一篇题为《审计局长霸占友儿媳——通奸被抓下跪求饶》的网帖,在国内某知名网站论坛出现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之后,福建泉州的媒体跟进报道,国内各大媒体纷纷转载。福建泉州商人柳加明为何要在网上实名举报泉州市审计局退休副局长曾某川?原本不为人知的“家丑”为何要弄得沸沸扬扬?昨日,实名举报人柳加明接受了海南特区报记者专访。记者昨日从有关方面得到证实,泉州市纪委已介入调查。

  “得知儿媳有外遇,我肺都快气炸了”

  昨日上午,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了柳加明。

  记者在海口市南海大道某小区一居民楼里采访了柳加明。57岁的柳加明显得有些疲倦。“5月23日下午,我已将举报信邮寄给福建省纪委、泉州市纪委。”柳加明说,网上的举报内容都是他写的,他是实名举报。

  柳加明并不常住海口,是因为儿子与儿媳的事情才专门从外地赶来海口。柳加明这次是5月13日来海口的。“我儿子和儿媳当时在闹离婚,我极力反对他们离婚。”柳加明说,因为儿子与儿媳此前的感情尚好,更重要的是夫妻俩育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孩子才9岁,最小的才2岁,“考虑到三个孩子还小,我并不同意他们离婚。”

  柳加明称,5月14日,儿子给他转来儿媳陈某琴涉及外遇的短信和录音,“得知儿媳有外遇,我肺都快气炸了”。

  “这时我坚决同意儿子离婚。”柳加明说,此前只是怀疑儿媳陈某琴有外遇,但并不清楚男方是谁。

  “我们从5月15日晚上开始,通过多种方式查找相关证据,想确认男方究竟是谁。”柳加明称,连续几天晚上,他们都在查找相关证据,“5月16日晚上,我们也去找了,发现陈某琴与对方在海口丽晶路附近租房,但我们对海口不太熟悉,不知道他们在哪个小区和哪个房间。”

  柳加明说,真正让他及家人了解到男方的身份,是儿媳陈某琴的短信和一段录音。“曾某川与她互发过暧昧短信,她手机里还保存着相关录音。”柳加明告诉记者,儿媳陈某琴曾找过算命先生算命,其大意称她与一个属兔、51岁且有家庭的男子好上了,询问算命先生,她与老公离还是不离。“算命先生建议她最好不要离婚,他(属兔的男子)会扶持她,她再辛苦3年,属兔的男子会帮助她。”柳加明称,那个算命先生还对她说“原配比较好”。

  “他与我儿媳通奸,曾下跪求我原谅”

  “我们结合各种情况分析,怀疑与她有勾搭的男子就是曾某川。”柳加明告诉记者,“后来,陈某琴当着我和儿子的面,承认了她与曾某川的关系。”

  记者了解到,曾某川今年51岁,陈某琴今年30岁。

  柳加明向记者出示了曾某川与陈某琴互发短信的部分内容:“睡了吗”“你一会来接我吧”“你过来我这吧”……

  “5月17日(晚),我们一直找到天亮,一个晚上都没有睡。”柳加明说,5月18日上午9时,儿媳陈某琴到他们住的地方来了,准备跟丈夫签离婚协议,“他们在5月16日下午就去了民政局,当时就打算办理离婚手续,后来因为要照片,没办成。他们夫妻俩打算5月18日签离婚协议,5月19日去办理离婚手续。”

  “我当时很生气,责骂了她几句,问她为什么要发这种信息。”柳加明称,儿媳陈某琴突然跪下,承认了她与曾某川的事情,“我让她找曾某川过来对证,她就出去打电话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曾某川)就过来了。”柳加明表示,当时他因为太困,躺在沙发上休息,“他(曾某川)进来的时候,我的脸色确实很难看,我很生气。他突然走到我跟前,‘扑通’一声跪下,还将头靠到我腿上,承认了他与陈某琴的关系,求我原谅他。”

  柳加明还向记者讲述了之前的一个小插曲:5月17日上午,曾某川曾主动给他打电话,说要找他喝茶。“我说上午没时间,下午才有空喝茶。”柳加明称,当天下午,曾某川来到他的住处,“当时我们有七八个人在一起喝茶,他带了几瓶洋酒和一些茶叶等礼物,晚上我们还一起在附近一家酒店吃了饭。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他是来谢罪的。”柳加明说。

  退休副局长报警称遭人敲诈勒索

  柳加明说,5月17日,曾某川与陈某琴在其住处承认了通奸的事实,曾某川还写了他们认识和发生关系的经过。

  柳加明向记者出示了两份相关文字证据的原件,一份是曾某川手写的《我与陈某琴外遇事情经过》及一份由柳加明儿子、陈某琴及曾某川三方签名的《协议书》。该《协议书》大致内容为:曾某川愿意私下调解并一次性赔偿柳某某(柳加明儿子)和3个孩子精神损失费200万元,但考虑到曾某川的经济条件,允许他分不同时间段支付赔偿款,而柳某某在曾某川按期支付赔偿款期间,不得向外界曝光其曾与陈某琴通奸的证据。

  “曾某川曾任泉州市审计局副局长,我4年前与他认识,他去年六七月份到海南。”柳加明告诉记者,“当时曾某川刚来海口没有买车,就跟我儿子借车。我儿媳陈某琴在海口丘海大道开了一家茶艺馆,他经常去那里喝茶并认识了她。后来他多次约她出去,到咖啡厅包厢喝茶,采取借钱给她、给她买手镯等贵重礼物等引诱方式,大概在她身上花费不低于50万元,后来他们就发生了关系。相关情况在他写的事情经过里,已经说得很清楚。”

  “我们并没有逼迫他写协议书,200万元赔偿也是有理有据算出来的。”柳加明拿出了当时的《协议书》草稿纸,称上面有曾某川改动的笔迹,“第二天,我儿子跟陈某琴协议离婚了。想到这毕竟是家丑,不可外扬,只要曾某川按照协议上的内容履行,我并没有想到要举报他。”

  柳加明称,5月25日上午,当他正准备动身返回泉州时,海口警方将他及儿子先后带走。曾某川向海口警方报警,称遭柳加明及其儿子敲诈勒索。陈某琴随后从外地返回海口,向警方做了相关口供笔录。之后,柳加明与儿子柳某某分别被拘留。“我被关了24天,我儿子被关了37天,现在我们都是取保候审。”柳加明说。

  海口警方和泉州市纪委介入调查

  “曾某川答应赔偿200万元却又反悔,他报的是假案,当时双方签完那份协议书后,我就觉得曾某川不老实,会找麻烦。”柳加明称,这也是他决定举报曾某川的主要原因。

  之后,柳加明除了通过快件给福建省纪委、泉州市纪委邮寄举报信外,还在网上实名举报曾某川担任泉州市审计局副局长期间,违反国家相关规定,到海南一房地产公司任职、有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等问题。

  昨日中午,记者多次拨打曾某川的手机号码,欲向他求证相关问题,但该手机号码一直无法拨通,并转入了秘书台。之后,记者又前往海口市公安局龙昆南派出所了解情况。龙昆南派出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曾某川向该所报案后,警方先后传唤柳加明及其儿子柳某某,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依法对柳加明父子进行刑事拘留。“检察机关目前还没有对他们进行批捕,他们目前仍处于取保候审状态。”该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涉嫌敲诈勒索的案子由警方办理,而涉及柳加明举报曾某川的其他经济问题,已由福建泉州的纪检部门介入调查。

  记者昨日试图与陈某琴联系,但一直联系不上。记者从海口警方获悉,办案民警目前也正在寻找陈某琴,但暂时还没有找到,“她现在不在海南,应该去外省了。”

  昨日下午,记者与泉州市纪委相关部门取得联系。泉州市纪委办公室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他们已介入此事的调查,将会及时通过媒体发布相关消息。

  海口警方和泉州市纪委介入调查(记者 陈标志)